<delect id="ti8jy"></delect><delect id="ti8jy"></delect><delect id="ti8jy"></delect><noframes id="ti8jy"><rt id="ti8jy"><noframes id="ti8jy"><bdo id="ti8jy"></bdo><rt id="ti8jy"></rt><noframes id="ti8jy"><rt id="ti8jy"></rt><noframes id="ti8jy"><noframes id="ti8jy"> <noframes id="ti8jy"><rt id="ti8jy"><delect id="ti8jy"></delect></rt><delect id="ti8jy"><delect id="ti8jy"><bdo id="ti8jy"></bdo></delect></delect><rt id="ti8jy"></rt><noframes id="ti8jy"><rt id="ti8jy"></rt><noframes id="ti8jy"><rt id="ti8jy"></rt><noframes id="ti8jy"><noframes id="ti8jy"><rt id="ti8jy"><rt id="ti8jy"><delect id="ti8jy"></delect></rt></rt> <noframes id="ti8jy"><rt id="ti8jy"></rt><noframes id="ti8jy"><noframes id="ti8jy"><delect id="ti8jy"><rt id="ti8jy"></rt></delect><rt id="ti8jy"><rt id="ti8jy"><delect id="ti8jy"></delect></rt></rt><noframes id="ti8jy"><rt id="ti8jy"><rt id="ti8jy"></rt></rt><rt id="ti8jy"></rt><noframes id="ti8jy"><noframes id="ti8jy">

低速電動車欲摘掉“山寨”帽子

不需要投入后續巨資建設充電樁、換電站、動力電池成本更少的小型低速電動車,可以通過家庭電源進行充電,經濟、便利,因而更具有大規模推廣的基礎。在江蘇、河南、山東等地,低速電動汽車生產呈現遍地開花之勢。盡管自誕生以來一直伴隨著爭議,被認為制造簡單、技術含量低、安全性差,但低速電動車還是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各地中小城市的街頭巷尾。有統計顯示,2009年國內各種低速電動車生產企業達上百家,產能達到30萬輛,銷量達到10多萬輛。


目前,受配套設施和自身技術的限制,被賦予低碳節能重要使命的純電動汽車,在短時間內還很難真正進入市場。在此情形下,“將低速電動車作為發展新能源電動汽車過渡階段車型”的呼聲越來越高。有觀點認為,要讓電動車盡快產業化,應以低速電動車作為突破口。對于低速電動車令人擔憂的安全隱患,專家認為,我國低速電動車急需出臺標準法規,使市場上的低速小型電動車達到國家安全標準,以解決低速電動車“大廠不屑做,小廠違規做”的尷尬局面。

突破口

在2010中國汽車工程學會年會上,中國工程院院士郭孔輝表示,電動車作為未來汽車的發展方向,我們要盡量去占這個制高點。但在和國外競爭中,在高端電動車方面,我們很難有優勢可言。因此我們不妨從低速電動車入手,在這個方面我們具有成本優勢。而且低速電動車對電池續航里程、行駛距離、充電速度等,要求不是很高,能夠滿足日常上下班或者在城郊短線運行就足夠了。


記者了解到,目前在一些城市道路上行駛的低速電動車,時速大都在65公里以下,一次充電的續駛里程可以達到100多公里。按照這個總體設計,其價格能達到每個座位2萬元左右。這樣即使沒有政府補貼,普通消費者也愿意買。


汽車行業資深人士賈新光告訴記者,發展低速電動車與國家的電動車發展戰略并不矛盾。發展高端的技術和產品是為了在全球汽車產業的競爭中占領制高點,發展低端技術則是為了占領市場。

“山寨”帽子

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是,在低速電動車市場,盡管投資積極性很高,但沒有幾家企業敢于正大光明地“賣車”。清華大學汽車安全與節能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宋健認為,當前我國對汽車產品準入采取的是公告管理,沒有進入國家公告的汽車產品不能上市銷售。以低速電動車現在的技術水平和生產企業的生產能力,很難拿到產品公告。


記者了解到,由于多數生產低速電動汽車的廠家不具備汽車生產資質,并且生產技術水平和車輛性能較低,主要采用高污染的鉛酸電池,所以目前低速電動車不能進入工信部的《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》,也因此不能上牌,原則上也不能上路。正因為此,低速電動車往往被冠以“山寨車”的別名。


但關鍵是,雖然低速電動汽車被冠以“山寨”之名,但市場并不“山寨”。


目前,大量滿足低成本交通的低速電動車在我國的公共路面上行駛。在山東、廣東等省的一些城鎮、農村,經??梢钥吹叫⌒碗妱榆嚤寂茉诼飞?。在山東濟南,有車主向記者表示,這種電動車操作簡單,最重要的是價格完全在普通家庭承受范圍之內。一個樂觀的估計,我國5億多輛自行車、近8000萬輛兩輪摩托車以及近5000萬輛電動自行車的6億多用戶,都將可能是這種售價僅兩三萬元的低速純電動車的潛在用戶。


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助理秘書長杜芳慈表示,低速電動車出現的原因是消費者有需求,滿足合理的需求是發展的硬道理。低速電動車買得起、用得起,可以滿足消費者的需求,所以肯定會大受歡迎。只要是符合消費者需求的產品就會有市場,有市場就會吸引更多企業投資生產,這樣的車會越來越多。

曙光初現

頗受各地消費者歡迎的低速電動車,卻一直受到品質標準約束,難以正名。目前,這種情況有了轉機。“南方一些城市的政府部門正在討論支持低速電動車的相關草案,希望通過上地方牌照的方式,使低速電動車在當地‘合法’行駛。”中國電工技術學會電動車輛專業委員會秘書長孫力透露,在低速電動車發展問題上,雖然國家相關部門沒有統一的意見,但是各地上馬低速電動車的熱情很高,低速電動車市場已經形成。一些地方政府介入支持,可為低速電動車產業化打開“閘門”。


在山東,地方政府一直對低速電動車實行寬松管理。去年9月份,山東省汽車行業協會、山東省汽車工程學會、山東省電動車產業化辦公室聯合山東省內18家企業成立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聯盟,主攻低速四輪電動車,以擴大低速電動車的影響,并謀求獲得合法地位。“南方一些城市也不甘落后,支持低速電動車發展的草案可能在10月底出臺。”孫力介紹說,主要措施是推出地方牌照,規定低速電動車只在當地區域內運行,以此為這種電動車去山寨化。

需標準約束

對于一直受“身份”制約的低速電動車來說,地方牌照對它們而言,算是有了一個“名分”,更是為產品大規模上市開辟了一條道路。


但是,如果放開口子,會不會為那些魚目混珠的企業大開方便之門?如何避免大量沒有技術含量的企業蜂擁而上?如何才能正確地規范和引導低速電動車的發展?


在2010中國汽車工程學會年會上,廣州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汽車工程研究院院長黃向東認為,在當前發展新能源汽車的大背景下,低速電動車需要國家進行扶持。當務之急,國家應該單獨設立標準來扶持和規范它,使其能夠光明正大地發展。


清華大學汽車安全與節能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宋健表示,國家應該盡快出臺標準,生產廠家只要達標就能生產,讓市場自己去競爭。比如規定車身尺寸,限制最高車速等。在安全配置上,強制要求配裝安全帶,做相應時速的碰撞測試,以消除安全隱患。如果不出臺標準規范,今后將對整個汽車產業的健康發展產生不利影響。


有關專家認為,如果我們參照一些國家的做法,制定相應的車輛標準、駕駛條件并限定行駛道路,正確引導規范,低速電動車產業就有可能像當年的摩托車、后來的電動自行車一樣,迅速發展成為一個大產業。杜芳慈表示,低速電動車只要有序發展起來,肯定會像摩托車一樣成為全球第一。上了規模,形成完整的產業鏈,市場競爭和政策規范就可以實現優勝劣汰。

166555金多宝论坛独家免费三肖中特发